是否一颗星星变了心。

17年简述

我出生在一个很庞大很庞大的家族,这个家族,大多数人定居在江南,无锡,苏州这种地方,也有一些在泰州,南京,扬州,还有一些,在厦门,东北,最远的,在美国洛杉矶。

我叫邹欢,是这个家族最后一辈姓邹的了,因为上一辈生的都是女孩,嫁出去后生了小孩就随了夫姓,所以我从小就被家里的各种长辈逼着成长。因为家里出了太多优秀的人才,我的小姑美国深造的时候远嫁洛杉矶,还有一位小姑在西藏做公务员,还有很多年轻的表哥表姐们考上了非常非常优秀的大学。

而我,可能是个奇葩。

很小的时候,我爸妈就离开我了,跟爷爷出去打拼,在我十岁左右,我就变成了现在的我。我好像看似什么都拥有,可是在我家里,我就是个米虫,什么用都没有,只...

我想我应该早些把遗书写好了。

Tomorrow i will lose the one my love.

其实只是我们都不够忙 才多出那么多时间用来互相猜忌  才会变得小心翼翼

你的城今日是雨是晴。

今天也是很爱很爱你的一天。

烟火

她点燃了第七支烟。

指尖上都是浓重的尼古丁味道。

她觉得尼古丁的味道好闻极了,和自己使用惯了的一款香水融合在一起,有说不出的性感。

香水的名字叫【情欲炸弹】。

是一位姓朴的先生送的。

她记得他眼里湿漉漉的光。

记得便利店前着迷的吻。

她也知道,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Never  come back.

He.

如果那天没有喝醉。

没有打开那本相册。

没有被嫉妒折磨得发狂撕碎那张照片。

没有止不住的泪和失望。

如果能再耐心一点。

如果能听他解释完。

如果能相信他全心全意的爱。

如果...如果....

会有如果吗....

让时间倒退一回?

如果可以重来...

“这颗心若你喜欢,便可割下双手奉上。”


你像一场虚幻的梦
像我夜夜沉醉的美酒
像我不经意错过的黄昏
像我似是而非浑然不清的呓语

旧忆

 
深山里的桃花总是比外头开的晚一些,眼看过几日就是母亲的生辰,长忆便急着上山去少林寺给母亲求个平安符。长忆是知府大人最宠爱的幺女,出落得水灵,且常常开公布施,深得当地百姓喜爱。

薄春的山里荡漾着雾气,长忆冷得打了个哆嗦,三步并作两步跑进了少林。今日的少林有些热闹,长忆憋不住好奇,软磨硬泡,年老的方丈才悠悠开口道:“今日元伺在寺外发现一个少年,浑身是血被人扔在少林外,元伺于心不忍,带来寺里给他请医问药,只是寺里光养活这上上下下一百余人就已经负荷过重了,如今再要养活一个只剩最后一口气的病号,实在困难。”长忆思索片刻,看着方丈为难的样子说:“他在哪,带我去看看吧。”

  少...

早安我的宝贝,午安我的宝贝,晚安我的宝贝。

若是此生错在相逢
求一个善终
“你是无意穿堂风,却偏偏引山洪。”

Ballin like a bitch.

昨天和今天。

你品尝了夜的巴黎   你踏过下雪的北京

嘿,我好想你。

今天。

hi

活在梦里

源我 斯人若彩虹

      我的外婆年轻时是镇上最好看的人。长长的头发垂在腰间,笑起来眼角荡漾开的细纹,路过男孩子时带起的一阵春天的风。我外婆的母亲是个裁缝,因此我母亲总是穿着青色的绸裙,七分的袖子。不知惹来多少羡煞的目光。
   
    ————————————分割线

那日镇上来了个官宦子弟,是王将军的独子,15岁时便被王将军送去留洋,如今回来了,人人都说这王将军的独子名唤王源,是个难得的妙人。

  王少爷朱颜玉貌,游鱼戏水一灵动的眼,远山一般的眉仿佛山中起雾。风日洒然。他时而在将军府...

源我 斯人若彩虹 (先导篇)

源我   斯人若彩虹

“我们都是讲故事的人。”



早春了,南方的天气也渐渐温暖起来。我妈很早就把我叫起来:“你穿得得体点去见你外婆。”我拿出我妈给买的连衣裙换上。整个小镇还未醒来,街上没有行人,我胡乱往嘴里塞了个菜包子,就跟我妈摸着黑走了。
 

今天,是我外婆的祭日。
  

    我外婆是个很好看的人,虽然我没见过她。但是我看过她的照片,那时候的照片还是黑白的,我外婆还很年轻,穿着素净的衣服,她笑着,眼角有弯弯的细纹,笑起来就像围绕着小镇的那条河,温柔婉转。

   认识我外婆的人...

今夜轻笑一别。

好好生活,我听你的。

几个我。

比谁都喜欢。

来我的城市,陪我走走吧。

大概是因为喜欢你吧。

可我们都成了不太想成为的大人。

我走过那条街。

© To: Roy. | Powered by LOFTER